滴着奶水做着爱

滴着奶水做着爱

 其脉洪大无伦,按之甚实。 蝉蜕性微凉、味淡,原非辛散之品,而能发汗者,因其以皮达皮也。

一人,年三十许,患血淋。 且其收敛之力最胜,凡下焦滑脱之疾,或大便滑泻、或小便不禁、或男子遗精、或女子崩漏,用之皆效验。

服后须臾,又服西药百布圣二瓦,以助其消化。一妇人,年近五旬,得温病,七八日表里俱热,舌苔甚薄作黑色,状类舌斑,此乃外感兼内亏之证。

愚曰∶“此无须用药,饱食即可愈矣。每服三钱,开水送下,日两次。

盖以产后血虚,又得温病,兼为补药所误,以致外邪无由而出,内热如焚,阴血转瞬告罄。地黄、芍药以清热利便。

因知其中脘之郁结,确系外感之邪与痰饮相凝滞也。”答曰∶“此理俱在《衷中参西录》中”,遂于行箧中出书示知,医者细观移时,始喟然叹服。

Leave a Reply